make it happen

9.14

今天的课上完啦,上了久违的经济课。中午跟美女经济老师一起吃日料,是她推荐的店,就在我们那幢大楼的一楼。

还是她请客的噢!人真的超级好啊♡说是要弥补我前几天都没有上经济课的遗憾♪

等会儿要跟中介的老师吃晚饭,她要跟我讲一下国外社交的注意点什么的,边逛边聊天。

这几天课上得并没有那么频繁,老师布置的作业也并没有那么多(可是essay还是不会写啊...)。有的时候熬夜到一两点完全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想写写文章练练字,看qq上高中同学的日常牢骚说说,有的时候还能意外获得以前朋友的思念,更多的时候会记挂第二天的课,幻想十几天后就要身居异国的日子。插着耳机听许含光和苏打绿,时间就会匆匆从我的眼前飞奔而去,就像过去的回忆抓不住。

有的时候就会想变得丧丧的,想一睡了了。不上课的日子就会凌晨两三点才睡着,再醒来就是十一二点了。醒来就重新坐回书桌前,经历一段不知道想干什么的迷茫时光。又习惯性地打开苏打绿的歌单,一听又是一整个下午。

晚上和忙碌了一天的妈妈吃一顿匆匆的晚饭,终于恢复了一些意识才会开始写作业。接着又到了熟悉的时间点,半夜又自然而然的醒过来睡不着。

我觉得自己是太闲了。在苏大附中的日子哪有时间给我想下一步该做什么,哪有时间给我一下午全拿来听歌。所以意识清醒的时候我会情不自禁的想念回到高中继续念书,只有真正为作业挠破头皮时才会觉得有一点点的真实感。其余时间...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申请留学的过程中,很多老师说我性格很好。我妈会再加上一句“她只要学习上或者生活上有一些些坎坷,就会把自己关在房里跟自己过不去。”。教师节回初中看以前的班主任时,她告诫我不要把别人看的那么重,这样很容易忽略自己,最后苦的还是自己。而知道这几个月来学了国际课程后,我自己才慢慢开始意识到,我尝尝会因为别人的看法或者生活上的一点点挫折把罪过无限放大并全部加在我自己身上。就像我会觉得经济我学不会是我自己的问题,不是因为我刚刚接触太过陌生,而是因为自己真的笨。

所以当我妈跟我说经济课的老师表扬我学得不错时,我自己仍然没有跟自己过得去。“不够,作业还是错了很多,essay还是不会写,还是需要很长时间思考”这样的反应不仅仅是在经济一门课会存在,而是当我面对别人的认可时我不愿意去相信自己。

我觉得自己距离自信还有很长的距离。所以我常常会想,自己到底有没有这个资本去自信。

这些大概就是我这半个月来心里一直萦绕着的,剪不断的乱糟糟的思绪。


我的物理老师是很厉害的一本 walking encyclopaedia,我们上课不仅仅局限于物理范畴的知识。最近他饱受单身的困扰,节节课之前都要哀声叹气一番。我笑他何必一直挂在心头,随缘不就行了。

他说,单身太久啦。

我很不以为然,这样不是很好吗。

他好像觉得我还太年轻,只是哀哀地说,太寂寞啦。

我就更加嘲笑他了,老师你不应该已经习惯了母胎solo三十多年吗。

他便说,是啊,可是到我这个年纪,就不想再寂寞啦。

他说,我们每个人的人生,用物理来说的话,就是力学和运动学。力学和动力学会关注每一个过程中的点,而能量不会。能量只看初始和结果。

他说,假设我们的人生是一条平抛的曲线,那么在这个过程中的每一个point都相当于我们人生的每一个时间段。

我说,噢我明白了,你就是现在想要一个加速度来改变你的轨道嘛。

他孺子可教地看看我露出欣慰的微笑。

下了课我习惯性地插上耳机,慢慢地这段奇迹般的对话又浮上脑海。如果说我正在平抛的轨道上,正在慢慢地上升,那么过往的每一个点我所经历的都已经是过去式。而如今我所拥有的加速度正努力地想将我脱离安排好的轨道外,去到一个新的轨道,那是我自己划出来的轨道。

写了一堆乱糟糟的东西。

最近除了学习英文,脑子里基本上都是混沌的。还有两周就要走了,在此记录一下还能在国内安心地瞎想的内容和时光。

暂时是不想解决上文提到的自己的问题了,只想安稳地支配如今的加速度。



评论
热度(1)

© 码头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