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头先生

make it happen

她本来只是游荡在天地间的一缕气息
没有家人,没人陪伴,她只是每天反反复复地游荡着,在一个区域游荡着,好像被人禁锢住了,她从来没想过远走高飞
因为她只是一律气息,只要,被人轻轻吹一口气,支离破碎地太容易了
但时间的车轮滚过她总会长大,凝聚成一团透不过看不穿的雾气。她自诩庞大无人能敌,骄傲自恃要游览天下。
她去了。登上白雪皑皑的高山,淌过奔腾不息的川流,走过一望无边的草原,掠过清澈神秘的海洋。
一路上她凝聚四面八方来的气息,成为自己的朋友也当做了自己的一部分,用心地守护这些用万里奔波换来的真情。她甚至把自己面向狂风骤雨,背过身去藏住新鲜的血液,自己的身体千疮百孔可那些崭新的闪闪发光的部分仍然美丽。
她很快乐,很幸福地过着每一天。
直到有人夺走了这一切,属于她的每一寸,已经溶于血的那每一寸,她来不及从恶魔的手中抢回来她的东西,她的回忆消失不见了。
她呢,实在是太过于虚弱了。
她不行了。
只要轻微的一丝丝风吹过,她就会丧失自己的一缕躯壳。她无力欣赏这世界上的每一朵鲜花了,她只能把自己仅存的身体埋进土壤,包围着自己的是她曾经经过的路。
她睡着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
热度(1)
©码头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