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it happen

练小提琴的那几年,可以说是最灰暗的几年。
起初是因为不想剪指甲,想不通为啥一点点都不能留。在最臭美的年纪里什么花样都搞不了,指甲秃秃的超级难看啊。接着是学到六级后,老师竟然越来越严格,太过分了怎么那么凶,听起来不是都差不多嘛。最后是撕掉琴上的胶带后犹如盲人摸琴,静下心来听音准这种事对当时那么一个年轻气盛气焰奇高的段老狗来说简直不可能,老师一训我我就开始鼻子抽抽。
所以六年级升初中的那一年我就狠狠地把琴丢了,甚至有一段时间我夜夜噩梦梦见小提琴的琴箱把我吃了。
……可以说是肥肠幼稚了。
接着我就去学了吉他钢琴箱鼓架子鼓一直到现在。
这个人啊,四会长大滴。(...)
如今我看着自己,段老狗本狗,生活一天比一天直男和糙,每日活得跟个步入垂暮之年的老狗。生活一天比一天平静如水,毫无波澜可泛,实在是无聊无趣。鼓练着却练到了瓶颈,阅读写着一个个小时过去心情肥肠低落,书读着读者心里堵堵的难受,电影一场小偷家族彻彻底底地郁结了。
好的以上都是我想重新练琴的借口。
而且现在我也爱剪指甲了。
但是我的琴还停留在我六年级那一年。
啊(望天
我还把我的考级书翻出来了
想练琴
(望天

评论
热度(2)

© 码头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